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来自姐姐的射精管理~?】(01)【作者:Kurmile】
【来自姐姐的射精管理~?】(01)【作者:Kurmile】
字数:44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镜中的人拥有着白皙细嫩得不自然的皮肤,稍微遮住一点前额的黑色秀发,小小的脸盘上挂着的是一张粉嫩的樱桃小嘴,闪闪发亮的橙色双瞳正盯着镜子对面而看,我惊讶的抬起手来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直到镜子里的人与我做出相同动作时我才意识到这真的就是我……

  当我的手摸到脸颊时我才注意了更多的不自然,我的双手都不约而同的绑上了绷带,沉重的右手里面还干脆的垫上了石膏,身体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羸弱感不说还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感情,在我迟疑的时候房间门突然响了起来,简单的三声响后门外的人就不等我确认就直接走了进来。

  来的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一个护士,正端着一个乘着类似是流食样子的铁盘走了进来,而当她看到我的时候似乎是见了不得了的事情一般松开托盘捂住了嘴,相视了大概三秒以后她突然就冲过来抱住了我,甚至不顾掉了一地的食物就到了我身边一边诉说着:「这个奇迹真的发生了……我、我真的不会是在做梦吧……」这样的话语一边抚摸着我的头。

  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个抱住我的人和我是什么关系但总归让人感觉很亲切,而且她的声音我仿佛不是第一次听过甚至是听了不下十数次的样子,她抱着我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样子她才松开我双手捧着我的脸颊仔细的端详起我的脸来,而我也只能这么看着她。

  她大概二十岁出头左右吧,长得挺可爱的,端正的五官下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露出了上排带着两颗虎牙的牙齿,这样看其实她的笑起来嘴显得有些大,纯真的双眼流露着似乎是很庆幸的看着我。

  「那个……」

  「啊……抱歉,突然这样被人抱住很不习惯吧?」

  「不,被这么可爱的小姐姐抱住是我的荣幸」是我耍流氓的第一标准,不过现在不是原来那个英俊潇洒的我而且现在处境不明朗的情况下先发挥一波演技,我故作纯真的说:「那个……姐姐你是谁呀?」

  「我是你的专属护士呀,在你昏迷的时候就是我一直在照顾你的哟。」她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回答道。

  「专属护士?那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看来这个身体来历不小,至少是来自富贵人家的小孩,她既然是我的专属护士应该知道不少关于我的事吧。
  「你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呢……你呀,为了救一只顽固的小猫咪自己被车撞到严重昏迷了哟,四肢都受了重伤,而且还不止有可能失忆更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呢,不过还好,你坚持了过来。」

  「诶,发生了这么多事啊……那只小猫怎么样了?」

  「她好得很呢,对了,你现在肚子应该很饿了吧,等一下哦,姐姐去帮你再做一份。」说着话她就放开了我将刚才打翻在门口的流食收拾了一下就带上门走开了。

  这是我才察觉到自己身边的环境,四周挺宽畅的,但是却只有我一张病床,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一床一书桌一空调一落地灯而已,床的旁边似乎有两扇很大的玻璃窗不过现在用布帘遮了起来,整个环境倒是悠然娴静得很,而且还有一个可爱的专属护士陪伴着我这不就是人生赢家的生活吗!

  正当我打算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宁静生活时,身体突然传来一阵抖动,突然就很想去厕所……虽说我的双腿没有什么痛觉可是无论如何都动不了,就像是意识阻隔传达不到大腿一般,但是中间的腿倒是异常有精神的催促着出点什么来……

  人生赢家在体验之前就要先湿一次在床上吗?!虽然我们的精神意志是一个流氓形帅哥在别人的身体上,可是无论怎么说我都不能接受自已醒着湿在床上的事!我强挣扎的转过身体来爬下床,床的高度一般,应该还是双手可以承受的冲击,何况右手上还绑着石膏呢,双手稍稍一用力往前推我整个人就这么顺势的摔了下来,双手传来一阵意想不到的刺痛,石膏也渐渐的脱落下来,从别人的眼光看的话大概有概率会以为我在自虐吧。

  就在我这么自虐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其实本来也就没有声音,只不过脚步声的主人悠悠的哼着的小调让我以为也听到了脚步声,不等我做出反应那个有些可爱的护士就再一次推门而入了。

  「诶呀呀,这是怎么了?怎么从床上摔了下来呢?」她赶忙的将拿过来的小米粥放在了书桌上后就朝我的方向赶来,纤巧的将我扶起。其实我不太愿意将自虐的事实告诉对方,就算现在是别人的身体……别人的身体……那不就无所谓吗?
  「那个……这个……厕所……」但是演技还是要继续的。

  「嗯?厕所怎么了吗」她不解的歪过了头去,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只想逗弄我,毕竟我现在的外貌可以说是超受女性欢迎的类别甚至是只要穿上女装就可以成为超人气级别的偶像呀,何况还有一个演技派的我在表演~「想……去厕所。」按照一般的M向漫画发展的话应该会这么说。

  「什么呀,跟姐姐害羞什么,在姐姐照顾你的时候全身上下都看光光过了哦。」这个女人在对着小学生说着什么奇怪的话?大概是因为被身体年龄拉高了羞耻心的关系吧,听到这句话的我还是不可控制的羞红了脸颊,毕竟是小学男生的承受力吧。

  我将脸别了过去不敢看着她,此时的她也善解人意的将我抱了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将我揽在手臂上举起来时我差点掉了下去,她嗔怪的说:「真是的,不好好抓住姐姐可不行哦!」

  嗯……被别人用公主抱抱起来其实意外的会让人很想撒娇啊,尤其是现在夹在我手臂之中包裹在粉白衣服之下的胸部很有料的时候,对现在我的身体来说就是有两团很厉害的肉球正附在我的胸口上。

  好想将脸埋进去尽情的让她和我玩幼儿PLAY之后撒娇啊!!!

  话虽如此但其实厕所离我睡着的那张床其实也就二十几步,也不能尽兴,这里就稍微忍耐一下好了。

  其实她在厕所门前就应该把我放下来,可是很明显她并没有这个打算……她一只手稍微抱紧了我,空出一只手来将厕所门打了开来,我虽然不介意她抱着我上厕所可是我介意她围观呀,我尝试着挣扎了几下,她却用一种责怪任性小孩的大姐姐口吻说:「真是的,都到这里了还和姐姐害羞什么呢?小弟弟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你的四肢好~ 好的休息直到康复为止,不然的话可能会留下很不得了的后遗症也说不定哦!」

  「但是……」

  「不要在犹豫了,这可不像是男子汉哦!而且早就说过了,小弟弟的身体早就被姐姐看光了哟~ ,所以呢把腿张开……」能接受的我是哪个时代的贵族啊喂,说着她就已经完全的脱下了我的裤子,左手扶住我的腋下,右手顺其自然的就扶住了我半包着皮的肉棒,本来她这么看着我就很在意她了,这时候她的纤巧细指这么直接的摸了上来使我的下体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她似乎也觉察到了我现在很紧张,将她的脸颊靠在我小小的肩膀上,她哪玲珑闪烁的双眼现在不知道在看着那里,而她莹巧的小嘴似乎像吹起一般在我耳边说道:「来,放轻松,有姐姐陪着你不害怕的,呼~ 」她在我耳边缓缓的吹了一口气,真是让人酥到彻底,我的双腿情不自禁的抖了抖,下体一阵舒畅感的流出了透明色的液体,似乎还有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也一并流了出去一般……厕所里很安静,只有我的液体滴落在马桶上的连贯滴答声,感觉时间似乎很漫长……我甚至与不感转头去看她,因为我心里期待着也害羞着她看着的地方就是我想象着的地方,这个身体似乎会逐渐的让操控者作出符合身体的相应反应,下身逐渐的有抬起头来的迹象,我慢慢的呼出一口气,想把她吹进来的烦恼欲望呼去。不知过了多久,对于我而言这个漫长的过程终于快要结束时她那磨人的小手就开始对着我的肉棒攻击了。

  「要好好释放出来才可以哦,这可是你醒过来的第一次生理活动,要妥善的做到最后一步才可以哟。」

  本来我的身体就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她的几句话就将我一直抑制住的肉棒突破意志自由奔放的挺立了起来……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还有其他的东西想要一起出来吗?」说话间她那纤细的手指又轻轻的从我的肉棒底下按压着……她是故意的吧?!这个稍微有点可爱的护士莫非本性是个痴女??

  「不……这个……那个」

  「是什么呢?不好好说清楚的话姐姐就只能帮你擦干净以后抱你回去了哦。」她的五指开始收紧,刚才的手法就像是布下一个甜美的陷阱一样,现在就等我走到最深处时在将我捕获,她的手现在就像在催促着我一般,从旁边抓住我的肉棒一前一后的顺着我勃起的方向运动着,下体一阵一阵的快感麻痹着我,突然感觉很热,额头上透出了点点汗珠,突然之间我的耳垂踹来一阵无比强烈的精神刺激,她竟然含住了我的耳朵!我的脑海里现在一片混乱,感觉眼睛都变成了漩涡状,她轻巧的舔着我的耳朵,似乎还伴随着阵阵喘息的声音,这是她的声音吗?还是说这是我自己的声音在我脑内播放了?她发现了我的汗珠,左边一直停在我腋下的手悄悄的就将我的衣服拉了上来,直到她葱白的手指摸到我胸部上吐出来的地方为止,打着弯的在那个点周围游荡着……

  「不得了,小弟弟你现在很热吗?那不能继续在这里了呢,要快一点回去才好。」突然间她握住我下半身的手就突然停了下来!正陶醉在快感中的我情不自禁的就挺着腰自己追求着,用着微弱的声音说:「不,不要离开……」

  「不离开这里还要做什么呢?要好好说出来才可以继续哦~ 」

  「那,那个请继续用手玩弄我的……」

  「听不见哟,要好好的大声说」拜托姐姐用手帮我把一直睡着的精液射出来!「才可以呢~ 」

  「呜……拜托姐姐用手帮我把一直睡着的精液射出来」我闭着眼睛说出了这句话的口型,发出了一点点微弱的声响,但她停留在我肉棒上的手已经开始逐渐的自己动了起来,虽然很缓慢但对于这个身体来说是最敏感的第一次冲击呀!
  「嗯……还不够哦,要用更有气势的声音对着说出来才能让姐姐感受到小弟弟的决心哦。」

  「拜托姐姐用手帮我把一直睡着的精液射出来!」我追寻本能的喊出了这句话,转向了她,真好直面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她的手简直就是每动一下都能触动到全身敏感的刺激点……

  「说得很好哦~ 那就让它出来吧?」说着她就亲上了我的嘴唇,她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肉棒和停在我乳头上的手稍微用了一点点力挤了几下一股白色液体就止不住的从我的肉棒里喷射了出来……

  「第一次的射精就这么用力等一下蛋蛋会很疼的哦,转过来,让姐姐来帮你治好它~ 」我听话的转过了身体,肉棒虽然发射过一次可还是消不去欲望的这么顶着,她微笑的看着我的肉棒,用手指点了点肉棒上最红肿的地方说:「小家伙还真有精神呢,不好好处理一下的话说不定会坏掉呢~ 」她将两只手放在嘴边,对着我的肉棒轻轻的吹了一下,然后两只手各自把食指伸了出来,在我的蛋蛋上轻柔的抚摸按压着,我感觉她的手仅仅停在我的蛋蛋上它们就会开始疯狂的制造精子了……然而我也确切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的确是在我的蛋蛋里聚集着。
  她的脸靠着我的下体好近,她的呼吸似乎都已经成为了我快感的来源,使我的下体越发的挺立,应该说在她眼神的注视下也不由得想要表现自己一番吧,她的笑意越发神秘,突然间她就点了一下头「啾」的一下亲在了我的肉棒,唇间的缝隙真好对着我的马眼,我一时没控制住就对着射了出来。

  她似乎也没有意料到,不过也没有离开,等我射完以后,她笑眯眯的抬起头看着我,将我的精液一口气咽了下去!

  「好浓厚的牛奶哦~ 姐姐是不是应该说一句谢谢款待才对,不行了哦,在继续下去对小家伙不好,休息到晚上的时候在好·好·期·待·吧~ 」「嗯……」我意犹未尽的点了点头,毕竟作为我的专属护士还是要顾及到身体健康嘛,不过晚上是什么奇怪的暗示?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